三千若水与我何干

呐,我是个懒人,要是一两个月不更文不许骂人哦,你可以不喜欢我的文字,人各有所爱,我从不认为自己有多好,只是用笔创造自己喜欢的世界。

樱花树下【被拐少年邪×农民少年瓶】八【被拐三部曲贰】

  两人都盯着雨中越来越近的身影。

  吴邪清晰的感觉到身边的张起灵肌肉紧绷,蓄势待发。

  “待身影走进,吴邪突然松了一口气,“小哥,是熟人。”

  张起灵看了吴邪一眼,躺回草席上。

  吴邪没有跟着他躺回去,而是等着人走进。

  “胖子,你怎么来了。”

  “小天真,你这话就不对了,胖爷怎么不能来,你一失踪,胖爷可是茶饭不思,好不容易才找到这。”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吴邪在北京的好兄弟王胖子。

  他把身上披着的雨衣一丢,“哎,你还挺会找地。”

  他啧啧两声,打量了一圈,这才看见张起灵。

  “这谁啊。”

  吴邪笑着拉王胖子坐下,“这是小哥,帮了我不少忙。”

  王胖子看着吴邪笑,“哎,我说小天真,你逃命不带着你的小媳妇,怎么跟着一男人跑了。”

  “去,谁给你说的我有小媳妇。”

  “那你是被拐来干嘛的?总不能是给别人当媳妇的吧。哎我们家天真出水芙蓉玉官人,不知道是多少男女老少的梦中情人呢。”

  吴邪瞪他一眼,起身坐远一点。

  “哎,你别不理胖爷啊。”

  王胖子马上凑过去。

  吴邪没空理他,“你睡哪,这么晚了。”

  王胖子带了一个包,却都是吃的东西和饮用水,炸弹是不敢带的,毕竟不是做土生意,但枪是少不了,所以没拿睡袋之类的东西。

  “不然跟小天真挤挤?”

  王胖子一屁股坐在另一张草席上,看着吴邪笑道。

  吴邪还没反应过来,一直未吭声的张起灵突然往旁边挪了挪,让出半个位置。

  吴邪嘞嘴一笑,坐张起灵旁边。

  “我跟小哥挤挤,你自己睡吧。”

  “嘿,你个天真,学坏了啊,还嫌弃你胖爷。”

  王胖子嘴上一阵不满意,却还是躺下了。

  “啊,好久没露过营了。”

  吴邪躺在张起灵旁边,突然不好意思了。

  两人不是没有在一张床上睡过,但他现在听着张起灵轻微的呼吸声,感觉到身边温热的身体,感觉自己也有些燥热。

  他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盯着张起灵一直看。

  没想到张起灵会突然转身,黑色的眼睛突然盯着他,双目相对。


樱花树下【被拐少年邪×农民少年瓶】七【被拐三部曲贰】

  吴邪捂着自己的嘴,防止自己尖叫出声,他愣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那是什么?

  他身上直冒冷汗,腿有些打哆嗦。

  空气里似乎有轻微的喘气声慢慢接近。

  吴邪瞪大了眼睛慢慢转身,突然朝来路跑回去。

  张起灵刚好回来,一眼便看到吴邪一 脸惊慌的跑过来。

  他一把抱住张起灵,差点失声尖叫,“小哥,有奇怪的东西。”

  张起灵扶好他,轻声问“别喊,在哪?”

  吴邪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张起灵突然就放松下来,一下坐在自己铺好的草床上。

  “里面。”

  吴邪站起来,看着张起灵。

  “小哥,我跟你一起去。”

  张起灵没有说话,拿起一根木头浇一点动物油后点燃。

  他走在前面,让吴邪跟在他后面,慢慢往前走。

  山洞里的景象慢慢清晰,吴邪一眼便看到一只幼小的狼爬在地上去,似乎是快死了。

  张起灵走过去,仔细看了看。

  “快饿死了。”

  他继续往前走,尽头竟然有光隐约透出来,怪不得没有看到动物的痕迹,原来是从这进去的。

  吴邪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一只快死的小狼把他吓成这样。

  两人回到最初的洞口,吴邪看到张起灵串好的东西目瞪口呆,“我怎么没想到,哇,小哥你好聪明。”

  张起灵没有说话,只是嘴角轻微的上翘,转瞬即逝。

  他安静的坐在地上,开始给吴邪烤肉。

  吴邪坐在他旁边,看的认真。

  两人之间的相处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和谐。

  吴邪拿着烤肉,不知道在想什么,一直在跑神。

  张起灵看了他一会儿,“吴邪,那只狼你养不了。”

  吴邪被拆穿,有些尴尬,“抱歉,我知道它这么大了,已经很难驯服了,更何况不能带回城市。”

  张起灵没有说话,那只小狼还没成年就已经丧失了母狼和公狼,不被饿死也会受到其他动物的袭击。

  他躺在铺好的草铺上,看着洞顶出神。

  最初的这里,不是这样的。

  外面下起了雨,哗哗啦啦的落到树上,石头上,土地上,让吴邪很快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他们及时回到洞里,所以一切还好。

  但张家和吴家出来找人的那些人,却又些苦不堪言。

  “这什么鬼天气?”

  张海杏使劲跺了下脚,因为下雨,他们穿着雨衣,走在泥泞的林子里。

  这就算了,天气暗下来后,视线不轻,别说找个人,就是找十个人也不好找。

  张海杏烦的要死,后悔莫及,早知道就看好族长了。

  张海客相较与张海杏还算平静,他沉默的走着,仔细观察周围的树上是否有人为的划痕。

  这么大的林子,他不信张起灵会一点痕迹都不留。

  吴邪睡到半夜,突然惊醒,他睁开眼睛看了看四周。

  “小哥,我换你班吧。”

  “嘘,别说话,有动静。”

  张起灵握紧手里的刀,紧盯着前方,吴邪朝着那个方向看,也看到那个影子,快速往这里走。

………………

我很抱歉没有更新一直拖到现在,虽然我还是很忙,但是因为快开学了,所以还是要更新,

确定一下

1.在开学前,尽量把樱花树下贰写完,第三部估计不一定能日更,但至少一周两更。

2.从今天起,一日两更,不一定更哪个,更的最慢的是沙海邪和盗笔邪×盗笔瓶那部,其他都会尽量更。

因为那本我想尽量原著风所以会更的比较慢。

不过因为热度不高,我估计影响不大,吧。

樱花树下我会日更,一直到第二部完结,毕竟是三部曲,比较长,写完后会写番外,三部一起写,这个估计要九月份了,不说了。

3.我保证不失踪了,一定好好更新,赶紧填坑。QAQ


八一七贺文

  短篇章

  1.

  在雨村闲着没事,吴邪拿着手机刷微博朋友圈,突然看到一条这样的信息。

  如果遇到危险,你手机里的第十五章照片能救你,看看那张照片是什么。

  吴邪点开相册,嘶,一盆草?

  他把那张照片删了,好了,现在是小哥了。

  吴邪满意的往下翻,又看到一条消息,如果你遇到危险,你手机里的第十张照片可以救你。

  吴邪又去翻,啧啧啧,是他自己,删了,吴邪手一滑,满意的看到屏幕里的照片变成小哥。

  他接着往下翻,这种消息怎么这么多。

  他干脆拿着相册,删删删,除了小哥的全删了,好了,这次就算你说什么也是小哥,结果看到的消息是,如果你遇到危险,你手机里的第八百一十八张照片能救你。

  吴邪翻看相册一看,照片显示,总数为八一七。

  吴邪叼着根烟,冷哼一声,“小哥,你过来,我给你拍张照。”

  2.

  小哥很少笑,这一点是吴邪很久之后才得出的结论,因为一开始,他一直以为小哥是不笑的。

  自从搬到雨村,吴邪便开始过起了养老,喂鸡,跟隔壁大妈斗智斗勇的理想生活。

  这一天两天的不错,时间久了就不行了,无聊,超级无聊,特别是现在,那群家禽,看见他都绕道走。

  害的他连拔根鸡毛都不行。

  上次小花给他寄了部新款手机,让他没事打发时间。

  他下了好多歌听。

  吴邪有次听到一首歌,惊了一下,一个主意慢慢冒出来。

  “不是,小天真,你这两天是打算干啥?天天一大早就跑,啥不拿就掂着水壶跑,你这是要栽树?”

  吴邪学着小哥冷冷的瞥了胖子一眼,撒腿就跑。

  “小哥,你看天真,你也不管管?还让不让人好好喝口水了,我找壶找了这么多天,感情都让小天真提溜走了。”

  张起灵疑惑的看了一眼,又低下头,撒了一把鸡食。

  八一七这天,

  吴邪一大早就去找胖子,嘀嘀咕咕的商量着什么。

  “不可能,你要是能让小哥笑,我把姓倒着写。”

  吴邪冷笑,“你个姓王的这么说就有意思了。不行,要是我赢了,下次抽烟,你得给我兜着点。”

  王胖子想了想,反正他也赢不了,大手一拍,“行,我要是赢了,你把上次从云南带的那瓶好酒给胖爷。”

  吴邪盯着王胖子,那瓶酒是他好不容易找来的,王胖子还真敢开口。

  他咬咬牙,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好。

  下午,吴邪郑重的站在张起灵面前,不让他去巡山。

  “小哥,我有事跟你说。”

  张起灵看着吴邪,和吴邪身后从外面偷偷探头的王胖子。

  “怎么?”

  “我的宝贝宝贝

  给你一点甜甜

  让你今夜都好眠

  我的小鬼小鬼

  逗逗你的眉眼

  让你喜欢这世界

  哗啦啦啦啦啦,我的宝贝

  整个时候有人陪”

  吴邪突然微笑着唱道,练了很多天,吴邪的声音微微有些低沉的微哑,张起灵看着王胖子一脸见了鬼的表情,差点摔地上。

  张起灵微微好笑,看着吴邪,很轻的勾了下嘴角,转瞬即逝。

  没想到吴邪突然大喊,“笑了笑了,我赢了。”

  “胖爷怎么没看到。”

  王胖子仔细看了看张起灵的脸“小天真,你为了赢也不能炸胖爷呀。”

  “不是,我真的看到了。”吴邪急得跳脚,“小哥就是笑了,你耍赖。”

  张起灵看着这两人争得面红脖子粗的,微微眯了眯眼。

  


樱花树下【陆】【被拐少年邪×农民少年瓶】【被拐三部曲贰】

  吴邪眼里闪过一抹惊喜。

  “太好了,终于能出这个地方了。”

  吴邪只知道这里路不好走,离了小哥有很多虫子,还有很多小动物。

  他不知道的是,其实大动物也不少,只是张起灵带着他避开了。

  经过一天的跋涉,他们在晚上赶到了一处山洞。

  吴邪看着黑黝黝的山洞,有点小恐惧。

  “小哥,真的要呆这里面吗?这么黑,不会是动物巢穴吧。”

  “不是。“张起灵仔细检查过,这里没有其他的动物的痕迹。

  他拿出一个自制的火折子,点燃了一些枯草,用以引燃一根木头。

  木头上浸了树脂,燃的还挺旺,能照亮一小块地。

  吴邪跟着张起灵,虽然很不想,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这样干有点矫情,但还是抓紧张起灵的衣袖,慢慢向前走。

  洞口有些潮湿,里面却很干燥,吴邪看了看除了有些灰尘,还算干净的地面,一屁股坐在那。

  “累死了,终于可以休息一会了。”

  张起灵看着吴邪恨不得直接倒头就睡,很轻的笑了笑。

  “你在这等我一会儿,我去找些干草。”

  吴邪猛地坐起来,“我跟你一起吧。”

  他知道张起灵还要抓小兔子,小野鸡,小野猪之类的用各种可以做到的烹饪手法煮东西吃,便不想他再去找柴火,稻草,软树叶之类的东西。

  “不用,你会走丢。”张起灵揉了揉吴邪的头发,转身走了出去。

  吴邪一脸懵逼,他是不是被当做小姑娘了?

  艹,小爷才不是小姑娘。

  他走出洞,却已经看不到张起灵的影子。

  吴邪皱了皱眉,自己找了个方向开始捡一些可以铺到地上的叶子,草,和比较干燥的枯树枝。

  他没有可以装的袋子,只能一次次往洞里跑,跑了个七八趟就恨不得一头栽地上直接睡。

  他喘了口气,坐在一堆草上。

  累死小爷了。

  …………

  张起灵走的很快,他知道要找的东西很多,没有时间了,便直接摘了七八片大叶子。

  找好的干柴用藤蔓捆好,在一根长木头上穿成一串。

  只剩下猎物了。

  张起灵把最后找到的可以作为香料的植物用一片大叶子包好,穿在木头上。

  他看着眼前的一只小兔子,警惕的看着周围。

  张起灵很淡定的看了一眼。

  随手丢过去一把小刀,直接把兔子定到地上。

  他呼出一口气,出来这么久第一次嘴角上扬,显出一丝喜悦。

  他拾起兔子装好,接着向林子里走。

  张起灵抬头看了一眼天,要下雨了。

  …………

  吴邪满意的看着他的杰作。

  洞里铺了一片厚厚的干草,看起来软和了许多,还有一股很浅的香气。

  那是因为吴邪在干草中间,加了一层树叶,带着很浅的香。

  直接躺在上面,吴邪觉得自己很有野外生存的能力,如果不被虫子咬就好了。

  他又挠了挠胳膊上的三四个包。

  痒死了。

  吴邪烦躁的跺了跺地面,突然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像是喘气声。

  似有似无的。

  他一惊,身上开始冒出一层薄薄的冷汗。

  那个声音似乎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吴邪看了一下他铺的床和一边的柴火,选择拿一根燃着的木头。

  他慢慢的移向洞内,尽量不发出声音。

  喘息声大了些许,似乎还有很轻的脚步声。

  吴邪腿有点发抖,那是什么东西?

  他停止了走动,站在原地。手无寸铁的,他跑进去万一是什么奇怪的东西,怎么办?

  吴邪决定离开,等小哥回来再说。

  他正要离开,手里的木头上的火突然灭了。

  但他还是看到,一双绿色的眼睛,从他面前,慢慢消失在黑暗里。

………………

很抱歉突然消失了这么多天,去赚零花钱了,现在回来了。估计不会跟六月的时候更的那么勤,但尽量至少一天一更,【因为要写别的东西】不一定更哪个,坑比较多,有些可能很少有人喜欢或是点赞,但只要是瓶邪的我都是很认真的在写,让我因为人少就弃了有点舍不得,还是要写下去的。


樱花树下【伍】【被拐媳妇邪×农民少年瓶】【被拐三部曲贰】

  “好汉,手下留情。”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张家主依旧赶紧求饶道。

  “你想要什么,尽管开口,就请您放我一条贱命。”

  张海客挑了挑眉,“见没见过这两个人?”

  两张图被展开在张家主面前。

  赫然便是刚逃进林子里的张起灵和吴邪。

  “没,没见过。”张家主大惊,这两人都是他买来的,若是承认,后果他承担不起。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喽。”

  张海客的刀紧了紧,正要在他脖子上划一道,张家主马上大喊道,“大哥,我真的没见过,你不能诬赖好人啊。”声音之凄切,好像真的被冤枉一样。

  “呵。”

  “我可是亲眼见过这两个人。”张家主的妻子走了进来,伸手一撕,一张面具被撕了下来,露出张海杏的脸。

  “啊,你,你。”

  “你什么你。”张海杏一脚踹他腿上,冷声说道,“人呢。找到没?”

  其实三四天前她便到了这里,但因她是来探路,并没有动作,只是偷偷找着两人。

  一天前,她打晕张家媳妇,扮成她的样子,才大摇大摆的探查消息。

  但可惜的是,这时候的吴邪和张起灵,已经进山有些时候了。

  他们和吴家联手,准备一窝端了这里,救出两人。

  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你们这里谁对林子里情况比较熟悉的?”张海客沉默片刻,说道。

  “你不说我们也能找到,只是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

  ………………

  已经三天了,吴邪坐在溪水边,满身灰土,看起来很是狼狈。

  张起灵在溪水边清洗着一只雉鸡,雉鸡被他开膛破肚,清洗干净后,张起灵在它的肚子里塞了些叶子。

  用偏大的叶子包了一下,外面用泥和好。扔到火堆里。

  吴邪看着水,总想洗一洗,真的是太脏了,他有点忍无可忍。

  三天时间,他们跑到林子深处,全靠张起灵捕鱼,抓些小动物来吃。

  现在林子里的果子并不多,大多酸涩泛青,还好张起灵经验丰富,找了个粗一点的树做了个木锅。

  锅里有水的时候锅不会着。

  可以煮个汤喝。

  但是,衣服脏了就没有换的了。

  现在吴邪万般后悔当初没有顺手拿几件衣服。

  他想着,什么时候可以跑出去啊,他想洗热水澡。

  张起灵从火里把土块用木棍吧啦出来敲开,里面的雉鸡熟了后透漏出一股很浓郁的香味。

  因为是直接闷熟的,里面的营养全被锁在鸡肉里,里面塞的叶子也不是随便找的,而是可以作为调味剂的香叶。

  嫩白的鸡肉被张起灵慢慢撕成块,放在干净的大叶子里。

  “吴邪,吃饭。”

  吴邪闻着香味,不饿是不可能的。

  他看着张起灵,实在无法不崇拜他,他怎么会懂这么多?

  虽然每次吃饭前他都超级想啃菜,草都行,但每次只要闻到肉香就会改变主意。

  “小哥,你手艺也太好了。”

  吴邪吃的飞快,声音模模糊糊的响起。

  张起灵笑了笑,没有说话。

  他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几枚野果。

  “哪来的?”吴邪看着张起灵惊讶的说。

  这天气怎么可能有成熟的果子?

  “那边山谷里气温比较高,果树成熟的比较早。”

  张起灵淡淡的说道,“吴邪,再有三天,我们就能走出林子了。”


张队,来日方长【陆】【双警察】

  “说什么呢,我怎么会跟你抢。”小冉喝了口酒,笑道。

  “小姐,麻烦自重。”吴邪掰开抱着自己的手,推开小夕。

  “酒还需要吗?”他抬头抚了一下头发,其实是打开了带着身上的录音器。

  “当然,三杯深水炸弹。”

  小夕被推开眼里闪过一分不悦,开口说道。

  吴邪慢悠悠的避开几人,快速的调配,深水炸弹是烈性酒。

  几个女孩子在这喝这个?

  吴邪皱着眉,手下动作却没有减慢。

  三个女人凑在一起不知道在聊些什么,嘻嘻哈哈的笑。

  吴邪悄悄放大录音器的音量键,远处麻将桌上的说话声也开始隐隐约约传了过来。

  吴邪松了口气。

  “小姐,酒好了。”

  吴邪抬头看了小夕一眼,说道。

  “好的。”

  小夕走过来,故意在吴邪手上摸了一下,拿过酒杯,她眨了眨眼,突然愣了一下,“小哥哥,你这酒是不是不对?”

  “怎么?”

  吴邪表面疑惑,身体却慢慢绷紧。

  “好苦啊,是不是坏了?”

  小夕转过酒杯,问道。

  吴邪瞥了一眼,酒杯上有些微白色粉末,被下药了。

  “没有,深水炸弹本就是烈性酒。”

  吴邪假装去接,手一松把酒杯掉到地上,刚好泼了他一鞋的酒。

  小夕咬了咬嘴唇,还是拿过一盒抽纸,“哎,真是太不好意思了,你赶紧擦擦。”

  “谢谢,麻烦稍等,我重新给你调。”

  吴邪接过抽纸,抱歉的笑着说。

  小夕看了他一眼,还是回到小惠小冉那边,低声说着什么。

  吴邪抬头飞快的看了一眼,趁人不注意从鞋底凹槽取出一枚小型录音器塞到边角。

  他随意的擦了擦鞋,净手后开始调深水炸弹。

  刚拿起一杯调酒,门外传来敲门声。

  “请问关根在吗?”

  陌生的服务员推开门,礼貌的问道,“在。”

  吴邪赶紧回了句,淡定的跟着他离开,“有事吗?”

  门一关,两人还没走多远,服务员的声音就变得熟悉起来“你干啥呢,疯了?不是说了别冲动?”

  “黑瞎子,我也不是故意的啊,是那里的人让我去的。”

  吴邪挑了挑眉,无所谓的说,“我也不是故意的啊,没办法,人长的帅就是这样。”

  黑瞎子瞥了他一眼,“那是,出水芙蓉弱官人。”

  吴邪一听,气的要喊,被黑瞎子一下捂住,“别激动,这是歌舞厅,不是警察局。”

  吴邪郁闷的闭嘴,清新脱俗小郎君,出水芙蓉弱官人源于另一队的警员王胖子,他们曾经一起出过很多任务,因为那时吴邪第一次出任务,没少出差错,就被王胖子戏称。

  这句话也慢慢流传至整个警局。

  “好了,说正事,没事吧。”

  “没事,毒贩交易应该还没开始,但包间里的人开始增多。”

  吴邪皱眉道,“除此之外,我把录音器安进去了。”

  黑瞎子挑眉道,“可以啊,这次要是成功了,你可是要立大功。”

  “不一定”吴邪眉头依旧皱着,“我总觉得我们遗漏了什么。

  ………………

  包间内

  金链男人慢慢检查过一遍,没有发现异样,“这个男人不会简单。”

  小夕淡然的开口,全然没有刚开始调戏吴邪的模样。

  “他太淡定了,一般的歌舞厅调酒师可没他这么清高。”

  “小心点,不过,这次我们准备的比较充分,希望这些讨厌的警察最后能活着吧。”

  王八邱冷眼看了全程,第一次开口,声音冰冷。


如果恋爱有个选择【陆】【总裁瓶×员工邪】

  “你?你不是和张起灵是一伙的吗?我会信你?”吴邪抬头看了一眼莫名其妙急匆匆跑过来的黑瞎子。

  “kylin我会处理好的,不需要帮忙。”

  吴邪话音刚落,门就被人打开,“小邪,来的不晚吧。”

  黑瞎子转头看了一眼,来人身着粉红衬衫却不显得庸俗,反而能穿出一种精致感,声音也不似一般男人那般低沉,隐有清脆感。

  “呦,这谁啊,这么漂亮,介绍一下。”黑瞎子吹了声口哨,笑道。

  吴邪看了黑瞎子一眼,“kylin的副总裁,解雨臣,以后kylin的大部分人事调动培养都由他负责。”

  解雨臣径直走到吴邪旁边的沙发上,仔细检查过没有灰尘,慵懒的窝在上面,闭上眼睛“你有客人你先聊。”

  “副总裁啊,我也是啊,幸会幸会,夙缘的人事调动也是我在负责。”

  黑瞎子似乎对解雨臣蛮感兴趣,眼睛总是向解雨臣瞥过去。

  “好了,没事就回吧。”似是想到什么,吴邪直接下逐客令,勒令黑瞎子回自己的公司去。

  “小三爷,还是希望你能考虑一下,毕竟,这水可比你想象的深。”

  黑瞎子离开时,深深的看了吴邪一眼,那一眼,意味深长。

  “小邪,你也知道,现在霍家,解家都靠我在管理,现在吴家我能帮的并不多。”

  待黑瞎子走远,解雨臣睁开眼睛,神色清明,竟是假寐。

  霍家这些年全靠解雨臣帮衬,秀秀还年轻,虽精灵古怪,能力也强,但终究还是被霍老太太护的太好,这一辈霍家的长辈也颇有些势力,抢夺家中资源亦是不留余力。

  若没有解雨臣,恐怕不日霍家便要四分五裂。

  吴邪明白这些,也并没有真的要完全依赖解雨臣,毕竟解雨臣已经承担了太多,曾经那个跟在他身后的小花妹妹,现在,用自己的力量,逐步支撑起他们的家。

  “秀秀还有多久能完全掌握住霍家?”

  吴邪喝了口茶,轻声问。

  “不出一年,秀秀现在的能力已经快不输我了。”提起霍家的那个小妹妹,解雨臣的神色也柔和几分。

  “那真的太好了,你们这些年辛苦了。”吴邪的神态也慢慢放松下来。

  “我第一次掌管公司,没什么经验,这次希望你能教教我,一周足矣。”

  解雨臣微皱眉头,“一周就够了吗?小邪,这里的水远比你想的深。”

  支撑起一所公司哪是那么容易的事?

  “以后再有麻烦我可以给你发消息,你不能离开太久,北京那边还有很多事要你处理。”

  吴邪并没有太大压力的样子,神色轻松,“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没什么值得杞人忧天的。”

  看吴邪状态还不错,解雨臣也微有些放松,只是眼睛里的担忧却丝毫未减。

  ………………

  “你去kylin了?”

  黑瞎子刚到夙缘,还未进去,便看到张起灵坐在车里。

  “你在等我吗?”黑瞎子感觉奇怪。

  “嗯,走吧。”张起灵指了指副驾驶座。

  黑瞎子麻利的坐到那,“哑巴,出什么事了。”

  张起灵没说话,驾车一直到一家咖啡厅才停下来。

  坐到包间,张起灵才开口“kylin现在怎么样。”

  “不太乐观,内忧外患,不过看样子,你们家吴邪还挺有信心。”

  黑瞎子喝口黑糖玛奇朵说道,刚喝一口,他皱了皱眉,看了一眼杯子里的咖啡。

  “怎么这么甜?”

  张起灵拿起包便要走,“哎,你跑到这来就为了问这一句?”

  黑瞎子惊奇的看着张起灵,“嗯。”

  “那你拉着我跑这么远?”

  “这离我家近。”

  黑瞎子一愣,皱着眉头喝完杯里的咖啡,笑了笑,“哎哑巴有了对象开始恋家了。”

故地重游【壹】双邪一瓶

  他思考着,忽然背后有了什么动静,瞬间他被人从后面捂住了嘴巴,匕首从他脖子切过,滚烫的血一下冲上了喉管。

  他被推倒在地,看到身后站着一个穿着白色羽绒衣的人,只有一个人。他没有看到过他,他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自己设了这么大的一个计划,对方只派了一个人,轻描淡写的来干掉自己吗?

  吴邪破开的喉管里不停的涌出血来,割喉的年轻人冷冷的看着他,没有丝毫的表情。

  他是要确认自己的死亡。

  吴邪捂着自己的脖子,往后爬了几步,用尽最后的力气站起来,向后翻入悬崖。

  ………………★…………

  我,死了吗?

  吴邪挣了挣,慢慢睁开眼睛。

  我怎么会在这?

  熟悉的场景,这里是杭州的,他的古董铺子。

  吴邪慢慢起身,桌子上放着他检验古董时常用的工具。

  我是怎么回来的?

  他伸手去碰桌子上的东西,却意外的穿了过去。

  我死了?

  故地重游?

  吴邪嘲讽的笑了笑,没想到,经历了这么多,最后对方一个人就干掉了他。

  吴邪仔细看着古董铺子,眼睛有些泛红,再坚强的人,面对曾经最熟悉温和的生活,都要忍不住难过。

  我还能存在多久?

  吴邪愣愣的想,没有我,计划还会平稳的实行下去吗?

  一瞬间的思绪涌动,让他越发阴沉,我怎么能死,还有一个人等着我去接他,我怎么能死?

  吴邪慢慢的走到铺子门口,一愣,那里坐着一个人,一个不会有人比他更熟悉的人。

  一个新的吴邪坐在那,正翻着一本破旧的笔记。

  一个老头子走进来坐在他面前,像是随便问问一样说着“你这里收不收拓本。”

  吴邪看着眼前的一幕,这是走马灯吗?

  有人说,人在死之前,眼前会闪过自己一生的场景。

  他看着两人的对话,看那个年轻的吴邪警惕狡猾的神色,看他毫不客气的诓骗着那个金牙老头。

  吴邪轻轻的笑了笑,伸手去碰年轻吴邪的肩膀,像是在跟一个老朋友打招呼,“嗨,天真,我是吴邪。”

  没想到,那一下竟真的碰到了年轻吴邪的肩膀,吴邪赶紧收回来手,皱着眉头。

  年轻吴邪奇怪的转头看了一眼,继续跟金牙老头周旋,没有在意。

  吴邪第一次怀疑,自己或许不是死了,平行世界论突然在他的脑海里冒了出来。

  我是穿越了?

  吴邪黑着脸,山崖下有奇怪的磁场?黑洞?还是绝世老头?

  这么奇怪的事怎么让我赶上了?

  不行,我要赶紧回去。

  他想着,又上楼到他醒来的屋子里。

  躺回床上。

  睁开眼,闭上眼数次,依旧还是在原地。

  卧槽,我该不是回不去了吧。

  吴邪心情复杂的坐起来,一阵脚步声响起。

  吴邪看着年轻吴邪走上来,喝了口水,表情轻松,这时候他刚偷拍了张拓本,正是乐滋滋的时候。

  吴邪慢悠悠的爬起来,走过去,他低头看着杯子里的水,惊愕的发现,水里印着他的倒影。

  不止他发现了,年轻吴邪也发现了,“卧槽,怎么会有两个我?”

  茶杯掉到地上,啪的一声,摔得粉碎。

………………

这一篇比较麻烦,以后每篇三千字以上,但不会日更,就随即更。最开始几段,省略号分割前,摘自《沙海三》的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给碎碎的长评

从来没写过,写的不好(ಥ_ಥ) @碎碎九十三——打字机成精

  最初看到碎碎的文,是绝处,绝处真的是很虐的一篇文,曾经让我看的哭的稀里哗啦的不能自己,文中那么聪明的小哥啊,面对吴邪的欺骗,伤害,一次次包容,撕碎的照片被他粘连起来,撕碎的感情也是如此,我现在还记得,小哥来找天真时说的话,还记得小哥因为天真受的委屈,还记得,那份隐藏着的爱恋。

  那时候我在贴吧,因为入圈晚,只能看到其他人的评价和等待,甚至不知道可以写长评,只能把满腔的感动写在日记里,写在只言片语中,因为碎碎的一篇绝处,我曾查了很多资料,了解那个我出生前的时代,了解那里人的悲伤。

  绝处,然后逢生,苦尽甘来,小哥一次次去送书,明明想见,却专挑吴邪不在的时候,还好最后的最后,吴邪找到了自己丢失的深情,找到了那个守着他的人。看到小哥吴邪安定的生活,我关闭屏幕时只余留对他们的祝福。

  后来我看的是碎碎的暴君和《how》。

  暴君中的小王爷和小哥用自己的方式守护着对方,他们对彼此的感情真挚而沉默,不需要语言,只留在心间。

  有一个番外,小王爷和小哥一起传到雨村,他们都知道不对劲,但小王爷不慌是因为不管在哪他都会陪着小哥,小哥不慌是因为这样小王爷也会平静下来。

  看到时真的非常感动。

  还有小太子的祝福,为了一句随口而言,写了一万遍,写的手腕红肿,写的忘乎所以,为了少的那一张大哭一场,为了一句你不是太傅所生大闹一场。

  小太子只是个小孩子,脾气任性,觉得除了自己的父君和太傅都是奴才。

  但他对一个人好,对一个信任,却是根深蒂固,不会随别人的挑唆言语而改变。

  最后是《how》

  这是第一篇我一直在等待中追随的。

  文中的小哥会因为误会天真想要伤害自己而生气愤怒,会因为天真的拒绝而一直等待。

  三次相亲,三次都是同一个人,小哥和吴邪的姻缘像是注定如此,就算错过一次,只要你回头,我就在原地等你。

  吴邪从最初的担忧自己会回去,不习惯这里的生活,到最后的妥协。

  他独自经历发情期的绝望难过,事后却丝毫不怪罪老张,他嘴上说着嫌弃小花麻烦,却依旧大半夜起来给他包馄饨。

  在碎碎的how里,每一个人对自己爱的人所付出的感情,都体现在生活中,不会热烈的风风火火,不会张扬的满世界皆知,却如春风细雨,浅浅的滋润人心。

  碎碎笔下的人物,鲜活而真挚,有点小任性,有点小关切,又有着,一份干净的,善。


张队,来日方长【伍】

  女子被无视表情有些难看,一口喝完自己杯中的酒,也不在柜台边停留,直接走进了人群中。

  “BOSS,这里人不太对,可能计划泄露了。”

  “没关系,这次计划很严密。”

  ………………★……★……★…………

  张起灵推着小推车进入包厢时,包厢里的人正在打麻将,他快速的扫了一眼。

  一个带着大金链子的男人坐在边缘的小沙发上,独自啜饮。

  长沙发上还有一个在闭目养神的中年人,王八邱。

  张起灵很轻的眯了一下眼睛。

  牌桌上的四人看起来比较陌生,可能是下属人物。

  除了打牌的哗哗声,张起灵还听到了另一种声音。

  他皱了皱眉,是那个东西?

  他把酒挨个摆到桌子上,正要离开,“等一下。”带着金链的男人走过来,从桌子下拿了一样东西,金属信号探测仪。

  张起灵看了一眼,很淡定的张开手臂让金链男人检查他身上有没有带异物。

  很可惜,他进来时已经打开了监听器,但遥控器却在小车低端的凹槽里。

  他身上一点金属都没有。

  看张起灵成功通过检测,金链男人皱了皱眉,“我可以走了吗?”

  “麻烦再等一下。”

  金链男人拿着探测仪在屋内重新扫描了一遍。

  一屋子人都在看他们俩,连牌都不打了,一时屋内极其安静。

  探测仪一点一点接近安了监听器的桌子,张起灵腿上的肌肉慢慢崩起。

  监听器没有打开之前是测不出来的,但打开后就可以了。

  探测仪从桌下来回滑过数次,移到了其他地方。

  张起灵也放松下来。

  没被发现。

  他虽然奇怪,但还是松了口气。

  再没有比这更好的结果。

  金链男人没发现异样,便让他离开,自己独自躺回沙发上。

  张起灵推着车离开包厢,便向另一个包厢走去。

  “六个人,未发现异样。”

  一屋子人沉默不语,只有机器运转的声音,和监听器传过来的包厢内嘈杂的说话声,打牌声,东西的碰撞声。

  “监听器没被检查出来。”张起灵突然开口说道。

  “我关了,你们的监听器不能重复开关,我就把他换了。在你一出包厢,就又打开了。”

  吴邪笑着说道。

  “黑瞎子,服不服。”

  “小三爷还挺细心。”黑瞎子没想到还有这一出,虽心中讶然,语气却还是吊儿郎当的随意。

  但他心里却重视起吴邪,若是好好培养,日后会是一大助力。

  毕竟,他不能一直陪着张起灵。

  黑瞎子眼神有些暗淡,他的时间不多了。

  有眼镜挡着,没人发现他的异样。

  “嘶嘶。”机器突然发出怪音,撕拉两下没音了。

  “信号屏蔽器。”小警察说道。

  几人皱眉,好不容易安个监听器,被信号屏蔽了等于白干了。

  “妈的,这怎么办?”

  吴邪小声骂了一句,打开门。

  “你去哪。”小警察看他要走,忙开口,“别激动啊。”

  “我是前台哎。”吴邪气笑,丢下一句话便离开了。

  “小帅哥去哪了。”没想到女子还会回来。

  吴邪看了她一眼。

  “有事?”

  我们包间想找个调酒师过去帮忙配几杯酒。”

  “哪个?”吴邪虽会,但都是调好由送酒的服务员送过去的,他不需要亲自去,但还是条件反射的问了一句。

  “0054”

  吴邪睁大了眼睛,正是那所包间。

  “需要什么酒。”

  “那里有散酒,你直接过去就可以了。”

  吴邪点了点头,陪女子走了过去。

  没想到,一开门,吴邪便被女子推了进去。

  屋内的人已经和张起灵进来时不一样了,除了那六个,还有两个女子,衣着看起来像是贵妇。

  “小夕,你这从哪找的小帅哥啊。”

  “前台骗的啊,小夕从背后抱住吴邪,小苒姐,小慧姐,可不能跟我抢哟。”